侯贵生揉着胀痛的脖颈,认真地望着眼前这个有些像人,更多像鬼的男人。

    眼前的徐南与耳闻的徐南,似乎有着很大的不同。

    十大分店,人才辈出,就算他是第一分店的副店长,倒也没什么出奇。

    徐南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那孤注一掷、不管一切与顾行简为敌的事迹。

    这在天海酒店,属于独一份。

    也正是这种表现,让徐南在人们的视野中,更偏向于一个无甚头脑,只顾着同归于尽的莽夫。

    不过,在今天见面后,侯贵生却从徐南的话语中读出了些许弦外之音。

    徐南,疑似有着某种自信。

    尽管他口口声声说是「拼一把」,但实际上若没有相当程度的自信,绝对不可能是这幅态度。

    徐南可以孤注一掷,但侯贵生要考虑的事情就太多了。

    首先,徐南从哪来的?

    侯贵生的目光如炬,佯装思考状,实则不留痕迹地检视了一圈悬崖。

    「徐南掌握了顾行简的诸多情报,此前应该与之处于同一位置。

    他是凭空出现,那就等于顾行简其实就藏在此处,只是我没办法看见。」

    这种空间上的遮蔽令侯贵生颇感棘手,因为他虽然罪物众多,却唯独缺少强有力的空间罪物。

    更何况,罪物不能常用,否则就是自取灭亡。

    那么照此来看,他除了逼顾行简主动出手,基本没什么机会与之碰面了。

    侯贵生将目光最终又落回了徐南身上,既然参透了第一条,那么就可以推出第二条。

    其次,徐南的出现预示着什么?

    侯贵生对现时代的店长们并不了解,但由于陈汉升的关系,他对顾行简的大名如雷贯耳。

    凭徐南的能力,不可能从顾行简手中逃脱,并且堂而皇之地站在自己面前。

    那么,很大一种可能是——徐南是被顾行简故意丢给他的!

    顾行简,想要通过徐南,杀他或逼他……

    但徐南的脸上充斥着坚定,眼眸里闪耀着蛰伏许久的自信,却又让他产生了怀疑。

    现在摆在侯贵生面前的,是两个结果截然不同的选择——

    第一,徐南真的有自己的计划,且非常自信,他可以反制顾行简。

    第二,顾行简明知道徐南有算计,却也非常自信,能够担保徐南无法翻出掌心。

    到底是信顾行简的可怕,还是信徐南的蛰伏?

    理智告诉侯贵生,他不应该卷入这场风暴,因为无论是怎样的结果,于他而言收益都太低太低。

    但另一边,一个可怕的现实也摆在他的面前。

    第六次店长任务,如今已经分裂成了东西两个战局。

    李观棋所在的西侧战局,他们面对的是第四块拼图归属;

    顾行简所在的东侧战局,争的是季礼的生死、徐南的生死,顾行简的图谋。

    从表面来看,这个东侧战局,就算侯贵生获胜,他也没有多少收获。

    但目光要放长远些……

    顾行简已得到一块拼图,这证明他必将是走在最后的那批人之一。

    在后续的店长任务中,他越谋越大、越谋越神秘,这会让他在最终的逃生之战中,抢占越来越多的先机。

    侯贵生不同于其他店长,他是真真正正格局宏大,目光长远的店长,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走到最后。

    因此他肯帮季礼,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在「制衡」。

    李一

    已消极,他不会让顾行简一家独大。

    天海酒店的资源就这么多,最终的逃生之战中天海已经抢占了大部分优势,留给店员们的生存空间非常低。

    如果让本就极低的生存空间,再分出一多半给顾行简……

    侯贵生,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局面,因此他才会站在北部悬崖。

    现在,侯贵生把目光聚焦在半人半鬼的徐南身上,微微昂首,即将启唇给出自己的答案。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边响起了一个清脆、俏皮的声音。

    「去吧,侯店长,答应他。」

    说话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语气有些怪,明明态度很认真,却在结尾又「咯咯」笑了一声。

    侯贵生知道自己附近没有生人出现,这个女孩的声音是凭空出现。

    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四处去看,因为顾行简大概率也在一个他看不见的位置目睹一切。

    「我是第五分店的鹿采薇,侯店长放心,我是来帮你们对付顾行简的。

    顾行简还有那个假道士,现在正在一个平行空间里看着你们。」

    鹿采薇,拥有一件十大分店都极为罕见的空间类罪物。

    从这番话来看,她似乎也位于北部悬崖,且站在了一个上帝视角。

    既能看到侯贵生这一位面,又能看清顾行简那一平行位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诡异监管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露馅的芝麻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露馅的芝麻胡并收藏诡异监管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