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六章 怪异

    依靠着不记得是那一家被打下来的城楼向下望去,尝试着在闹市与混乱之中找到那一支被称之为装备精锐的小队,按照理论上来说,寻找协作者的他们如果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最优先去到的地方应该是市场。

    这一个兼顾了人力与装备两类型的市场

    不过倒是很奇怪的,一直处在那一个位置的探子并没有找到类似的小队,甚至连相对应体型的队伍都完全没有寻找到。

    负责尾随这一支队伍的探子也早在几个转角前便错误的估计了方向与位置,早已彻底的跟丢了他们,而路上早已被管控掉了的摄像头的最后记录下这小队的地段也只是在人力跟踪失败后的,第二条街道罢了。

    自此便不论依靠任何的手段以及尝试性的猜测都无从寻找到所需要、所想要找到的目标,唯一的情报也仅仅只是把控在门口的探子与身份检测仪都表示,至少他们没有离开这座小镇。

    除此之外,任何的重要情报也就完全的不存在了,如果说忽略掉现在摆放在顶楼旁的桌子上的一些奇奇怪怪的数据的话。

    【简单的分析区域重力变换以得出差异的技巧。】

    “真的简单么?”方寸能做的也就仅仅是对着所谓的简单表示吐槽罢了,而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任何能够在面对这些数据上能做的事情,还是老老实实地依靠着肉眼以及鉴识眼俯瞰风景比较好。

    运气好的话也许能找到也说不定,至少说四人队伍中,有两个重铠与一个布甲和半套重铠和下体完全不穿的人员搭配的队伍很容易找到。

    实际上这么明显以及变态的特征找这么久还没有找到才奇怪吧!

    幻术或者换装,这是放在台面上唯一的可能,因为后者可能是现场进行的衣物变换,所以说出于妥善性的考虑,服装店的记录与运营状况也在侦测范围之内,但至少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收获。

    而且严格来说更大的可能也的确是幻术。

    毕竟如果说是换装的话,为什么不在进入城门前就将服装置换完毕呢?要知道变态进城是要额外的给出与自身队伍价值十分之一的金币作为抵押品的,少了十分之一的流动资金,基本上没有任何人会去干吧,就算是真的有变态的倾向一般而言也会在城门那掩饰一番,但这支队伍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至少他们之一的成员的确是展示出了独一无二的变态…

    等会,万一说进入城区时的变态行径是故意为之的,为的是吸引注意力与给追踪者施加心理诱导呢?

    被发觉自己这一边在追…不对,不管怎样注意到这一列小队也是在他们进入城市后才由下列底层人员汇报而得之,提前考虑到城市内会有无聊到极致的团伙寻找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

    “查一下那一支队伍之后进来的比较…啊算了。”方寸无奈的叹了口气,鬼知道追查这一支小队的队伍特征是什么模样,如果说只是说注意全部的后来进城者的话,要花费的人力与物力未免也太大了些,这是一种极其巨大的浪费。

    更何况也不是不可能这支小队的追查者本身就在城市内部,而小队人员知道这一点,因此才采取的变态式入城以及吸引法则。

    实际上很有可能不是么?

    稍微思索了一番后,方寸再度伸了伸手将退居在身后的服务者呼唤了过来,“将第一位告知我们那一支特殊小队的家伙喊过来,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最好将与他在一块区域的所有人一并叫过来。”

    五分钟后

    第六章 怪异-->>(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五分钟后

    看着眼前的这一个一脸正气的侍从装扮的年轻人,方寸简单的靠在了椅子上对他简单的伸出了一根手指“请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觉得那一支队伍是某种程度上的精英队伍。”

    “装备以及锐气。”年轻人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方寸微微挑了挑眉,随即接口道:“确定不是因为别的什么?”

    “嗯…如果说这都算的话…”年轻人稍微显得有些许的犹豫与纠结“那么就是其中之一的那个没有穿裤子的家伙,毕竟有谁会忽略掉这么一个极其显眼的家伙呢?”

    “还有呢?”

    “眼神以及举止都充斥着精英的气息。”年轻人稍微思索了一番后继续回答着。

    “确定不将这支队伍那辉煌的战绩也说出来么?”方寸微微的笑了笑,悠然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本黑色封皮的小书,至少在这一家势力中,这种样式的封皮表示着这是重要信息,“比如说,那一次显赫的战役与随之取得的战果什么的。”

    侍从的眼神起初看起来有些的迟疑,但随后便像是恍然大悟一般的继续回答道:“大人你指的是他们一支队伍灭掉了一个山寨么?”

    收获到的只是方寸一个奇异的眼神,没有认可,也没有阻止,但意思似乎是让他继续说下去。

    “是围猎巨兽?那一个据说是在数百年前的神话大战后残存下来的恶魔被他们剿灭的辉煌战役?那一次可是获得了天朝天庭的赞赏啊!”

    “传说战役?”

    “斩首斯佩公爵?”

    ……

    “既然说你说了这么多,自然是很了解这支队伍的背景的嘛,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将他们是传奇的讯息告诉我呢,而是在我提出这要求之后?”

    方寸果断的合上了手中的黑色小本子,故意使用着极其不信任的语气以及语调讽刺着侍从“难道是你在刚才才知道的么?”

    “依靠着你耳朵中的,一个小巧的,能够远距离通讯的,便携式…”

    “我要是说我是一时之间忘掉了,大人你会信吗?”

    方寸看着笑容逐渐变态的侍从微微一笑“你说呢?”

    “那么我们便直接开门见山的做一个小小的交易吧。”侍从的脸色彻底的转换为了商人般的风格“我们在大的方面上的需求是共同的,找到那一支小队,唯一的差异是你是要加入他们,而我们只是想要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一些东西。”

    “没有冲突,完美可行对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