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467 借一步说话

    两仪剑阵最麻烦的地方就是难缠,一半人主阳,一半人主阴,阴阳互济,攻击时相互配合,遇到危险,还能相互救援。(书屋 shu05.)剑阵的灵感自然就是道门大名鼎鼎的太极鱼。

    李羡鱼入阵后,便觉两股气机一阴一阳,刚烈与阴柔,让自己仿佛置身泥潭。气之剑劈入人群,硬抗阳刚剑气,上清派的道士们纷纷后退,不等李羡鱼追击,阴柔气机宛如潮水般涌来,裹挟在气之剑上,像是水中挥剑,格外艰难。

    他一剑挡开身后两鬓斑白老道的袭击,上清掌教清虚子的攻击立刻衔接而上,他站的方位正好是太极鱼阳面的阴眼位置,属于两大阵眼之一。

    铁剑刺入李羡鱼腹部,从身后穿透出来,剑气冲击着他的五脏六腑,试图粉碎生机。

    李羡鱼张嘴吐出一口剑气,逼退清虚子,旋身挥剑,白茫茫的剑气将围上来准备痛打落水狗的一圈道士也逼退。

    自愈异能迅速修复着伤口,刚才剑刺入身体,剑气在不断摧毁五脏六腑,那种情况下,自愈异能救不了他的命,得先逼退清徽子,阻止剑气继续损伤肺腑。

    “幸好老子今天没吃东西,否则岂不是米田共流了一身?”李羡鱼苦中作乐的在心里吐槽。

    自愈异能在修复细胞时,会排除杂质。

    华阳小妈不在,无法施展精神冲击这种强大的AOE技能,史莱姆沉睡,否则他直接吸干这群臭道士。宝泽同事那里学来的招数大多都是单挑时候使用的,例如铁山靠,例如吐气为剑等等,陷阵时没什么作用。这时候最适合应对的法术是法天象地,可他不会啊。

    祖奶奶倒是会,她会很多道佛两教的法术,可并没有教他。祖奶奶说修习道法非一日之功,你身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够多了,先咀嚼透彻,咱们来日方长。

    屁嘞,到现在方长在哪里都还没找到。

    “我若全力出手,阴柔气机就会缠上来,连消带打。我若与他们缠斗,阳刚之力便会全力出击,有点难办。”李羡鱼是第一次接触两仪剑阵,没什么经验,感觉亚历山大。

    “妖道当年面对的可不是一个两仪剑阵而已,他能杀崩半个血裔界,让当时群英荟萃的道门损失惨重,简直牛逼大发。”

    在血裔界,个人伟力再强,也敌不过群体的力量。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所以人们特别喜欢英雄,个人英雄主义大行其道,便是因为满足了人们内心一人挑翻全世界的幻想。

    当年妖道忘尘可是极道巅峰,不一样死在血裔们的围杀之下,虽然后来忘尘道长的残魂自称自己当时手下留情了,不愿看到本土血裔界的高手死伤殆尽,可同时也证明了,当人数达到一定程度,是可以杀极道巅峰的。

    “冰渣子迫不及待的发展势力,催化血裔,也是打着这个主意吧?”

    只要组织起一定规模的血裔,再训练合击之法,由她亲自主阵,便是极道高手也能搏一搏。而倘若她到了极道,麾下有一大批的精锐部下,哪怕对手是个极道巅峰,也不怵。

    “阵法就像机器,是机器就有核心,这些道士只是机器里的部件,缺了少了,无关紧要,我要做的是把核心打碎。而阵法的核心是阵眼,两个阵眼,分别是清虚子与两鬓斑白的老道士。”

    李羡鱼是聪明人,虽然没见过两仪剑阵,但纠缠的这会儿,已经看穿了破局的关键点。

    阵眼是阵法的核心,同时也是最难攻破的地方,两个老道士都是顶尖S级,就算单打独斗,李羡鱼自信能击败对方,却无法短时间内把解决。而此时,两人周围还有十几位S级。

    “你们上清派臭不要脸,就算玉石俱焚,我也要拉你们垫背。”李羡鱼怒吼着,气之剑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摧残光华,一剑劈开层层阵势,直取清虚子头颅。

    “不好,他要拼命了。”清虚子挥剑迎上,两侧拱卫着握着道士,众人气机合在一处,全力应对。

    而在李羡鱼身后,两鬓斑白的道士立刻率领道士们反扑过来,阴柔的气机如海潮涌来。

    李羡鱼突然一个折转,回头就是一剑,劈向两鬓斑白的道士。

    谁都没料到他是佯攻清虚子,真正目标是两鬓斑白的道士,此时想要退避已经来不及了,阴柔气机稍稍凝滞后,继续奔涌而来。

    气之剑劈入“海潮”,与阴柔气机激烈碰撞,炽白色的气兵崩溃,几名道士吐血倒飞,手里的铁剑寸寸崩裂。

    交手以来,这次是最激烈的硬碰硬,传承自妖道的气之剑承受不住众人的气机溃散,两鬓斑白的道士身边,一半左右的道士瞬间重伤,失去作战能力。

    “找死!”两鬓斑白的道士挺剑刺来。

    一瞬间,六把明晃晃的兵刃刺到李羡鱼眼前。

    阵外,丹尘子眉头皱了皱,李羡鱼还是太年轻了,这一剑虽然给两仪剑阵造成巨大冲击,直接重创了几名同门,可这样一来,他自己也失去了气之剑,短时间内无法在凝聚出气兵。

    而两仪剑阵还没破呢,没了气之剑,你怎么与掌教等人纠缠?

    他的念头与上清派众人相同,清虚子刚觉得胜局已定,能把李羡鱼赶下山去,就在这时,李羡鱼左手折断刺向要害的两把剑,无视了其他的兵器。

    强化·雷法!

    浑身炸起耀眼的电弧,滋滋声作响。

    他宛如炮弹般扑向两鬓斑白的道士。

    强化·铁山靠。

    侧身,飞撞!

    “咔擦!”

    两鬓斑白的老道士胸骨尽断,鲜血狂奔,李羡鱼顶着他,直接撞穿了两仪剑阵,成功突围到阵外。

    “都别动,不然我杀了他。”李羡鱼捏着两鬓斑白老道士的喉咙,厉声威胁上清派的道士。

    “李羡鱼,你敢杀他,上清派与你不死不休。”清虚子脸色大变。

    掌教真人心里充满了无力感,都已经亲自下场,并且结成剑阵。谁想竟被李羡鱼这个黄口小儿一炷香的时间不到就破了。

    传出去,上清派的脸往哪里搁,传承上千年的名门大派不要面子的么?

    踏入血裔界不过五个月,修为便达到这种程度,假以时日,这小子几乎是板上钉钉的半步极道。

    真是可怕。

    李家传人除了第三代,个个都是人杰,每一代都是半步极道。到了这第六代,李羡鱼展现出来的天赋与各种手段,或许成为极道也不是难事。

    一个极道境界的战魂传人,无双战魂不用自碎灵珠,也能重现巅峰时的战力。

    这么看来,门派里的丹云子,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庸才。

    “我怕?”李羡鱼冷笑一声:“掌教真人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刚出道的时候,举世皆敌,我怕过了?我在欧洲连教皇都敢杀,怕你一个上清派?寒碜谁呢。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上清派众人一下子无言,血裔界的年轻一代里,论“大风大浪”四个字,恐怕没有谁比李羡鱼更有话说。

    467 借一步说话-->>(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清派众人一下子无言,血裔界的年轻一代里,论“大风大浪”四个字,恐怕没有谁比李羡鱼更有话说。

    李羡鱼并不好受,刚才那一撞,完全是玉石俱焚的打法,他只来得及护住头部要害处的两剑,剩下四剑分别刺穿了他的心脏、咽喉、腰子以及肺部。

    尤其心脏,恐怕只有半步极道的高手及时接受治疗才能活下来,非自愈异能的话,其他顶尖S级早凉了。

    “阵法果然可怕,我也就占了自愈异能的便宜,否则打不过。而寻常的自愈异能,受这么重的伤,恐怕已经无力再战了。”李羡鱼心道。

    但也幸好他手段多,就算没了史莱姆和华阳,他仍然有很多压箱底的手段,魅惑异能都还没用呢。上清派的所作所为让他很厌恶,不高兴对他们卖弄风骚,你们这些大猪蹄子不配见到娇媚动人的我。

    祖传强化真好用,尤其在爆发力方面,一瞬间的爆发几乎能让我越级战斗。

    可惜强化异能练的不到家,无法强化气之剑,否则刚才光凭气之剑就可以轻易破阵。天下第一气兵,可不是他半吊子的强化异能可以强化的。起码得是他生父李无相那个程度的异能吧.....好像也不行,因为随着他的修为提高,气之剑水涨船高,那就是半步极道级的气兵了,按照品级,强化异能还是无法强化它。

    双方对峙的十几秒里,他的伤口已经痊愈了,除了胃疼,其他地方恢复如初。胃疼是因为肚子饿了,消耗太大,体力继续补充。

    “让我进去,换他活命,不然,大不了一拍两散,但你们上清派要做好与我为敌的觉悟。”李羡鱼指着冷眼旁观了半天的丹尘子:“将来,我第一个宰你们上清派的最强传人。”

    “放屁....”丹尘子大怒,突然吐出一口血,脸色难看:“掌教真人,此子太强了,恕我不是对手。”

    上清派众人心里一惊,立刻把丹尘子团团护住,警惕的看向李羡鱼。

    清虚子脸色顿时变的很难看,恶狠狠的瞪了丹尘子一眼。

    从头到尾都在划水打酱油,现在居然还配合一个外人演戏,上清派白养你二十年,你这个欺师灭祖,胳膊肘往外拐的不肖弟子。

    丹尘子有没有伤,老道士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刚才放水的小动作,也历历在目,只是当着这么多人,不方便呵斥罢了。

    清虚子铁青着一张脸,咬牙切齿:“我若不肯呢。”

    李羡鱼眉头一挑,“那就.....”

    别怪我心狠手辣.....后半句没说出来,因为正主来了,穿着粉红色运动服的祖奶奶从道观里走出来,齐肩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十八岁模样的小姑娘,乳挺腰细,泪痣娇媚,活泼可爱,看着宛如来名胜古迹游玩的少女。

    她身后跟着一男一女,正是丹云子兄妹,兄妹俩一脸敌意的看着他。

    “祖奶奶!”李羡鱼扬起一个笑容,张开双臂。

    “你是谁。”祖奶奶道,眼神与脸色一样的冷漠。

    “系我呀!”李羡鱼尴尬的放下手臂。

    “系你个头,史莱姆!”

    李羡鱼突然懂了,原来刚才的传话不是上清派捣鬼,祖奶奶真的在怀疑她,但她怀疑的有理,史莱姆寄宿在他身上,虎视眈眈,就等着有朝一日抓住机会夺舍。

    万神宫里李羡鱼陨落,正好给了史莱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在祖奶奶看来,复活的自己也许其实是夺舍后的史莱姆。

    难怪气之剑不足以证明我的身份,剑胎在我体内,谁得到了我的身体,谁都掌握了气之剑。

    “你已经从他左手脱离了吗。”祖奶奶目光落在他的左手,她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直觉告诉她,眼前的曾孙是她的亲曾孙,但史莱姆性格与曾孙渐渐相融,有共处一体,这些神态、举止、语言风格都是可以模仿的。

    而在她暗中观察的期间,并没有见到曾孙左手亮起红色血管。他破阵,用的是两败俱伤的危险招数,试问若是她的曾孙,为何不用更简单更方便的法子,只要使用左手就行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史莱姆已经夺舍成功,一旦施展,特征就无法掩盖。

    “我要是史莱姆,我还回来接你干嘛。”李羡鱼翻了个白眼。

    “因为你知道,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非让我二选一,我肯定会选择他,哪怕只是一副躯壳,而不是丹云子。”祖奶奶寒声道:“你通晓人心,会想不到这点?”

    说了半天,都咬牙切齿了,却没动手,这不符合祖奶奶能动手就绝不哔哔的做事风格。所以,就算心里认为我是史莱姆那个倒霉孩子,她还是不忍心对我的身体出手。

    有点感动。

    上清派众人完全听不懂祖孙俩的谈话,史莱姆是什么东西,眼前的李羡鱼难道不是李羡鱼吗?丹云子嘴角抽了抽,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祖奶奶刚才又说了,不会选他。

    清虚子眼睛一转,幡然醒悟:“原来如此,原来你真的不是李羡鱼,你是他体内的古妖遗蜕夺舍的,真正的李羡鱼已经死了。”

    这么一说,大家都醒悟过来了。

    丹云子兄妹俩相视一眼,感觉又看到了希望。

    丹云子大声道:“掌教真人,快结阵,杀了他。”

    说完,给了妹子一个眼神。

    清徽子低声道:“祖奶奶,不要被他蛊惑,他侵占了李羡鱼的身体,便是想用这副身体要挟你,到时候予取予求,后果不堪设想。李家是名门望族,传承至今,不能被邪魔鸠占鹊巢,晚节不保啊。”

    掌教真人大喝道:“速速结阵!”

    他不想给无双战魂犹豫的时间:“丹尘子,入阵!”

    “上清派不顾同门死活了吗。”李羡鱼把两鬓斑白的老道士举起,威胁,然后看向祖奶奶:“好吧,我懂了,祖奶奶,借一部说话。”

    众人目光看向祖奶奶。

    清徽子急道:“祖奶奶,别听他蛊惑,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丹云子附和:“祖奶奶,李羡鱼已经死了啊,别被他骗了。”

    直觉告诉他,不能让她和李羡鱼单独相处。

    “闭嘴!”祖奶奶严厉的扫了眼兄妹俩:“李家的事与你俩何干。”

    她是想听的,不然就不会说这么多,却什么都不做。

    从理智上来说,眼前的曾孙极有可能是史莱姆。

    但她还是想听,奢望也好,痴人说梦也罢,但凡一点点的可能,她也要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