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接班就是接气

    这是美国总统奥观海任内第一次参加这一晚宴。依照惯例,奥观海在这一“白宫相声大会”上第一次疯狂的抖包袱,讲段子,挖苦政客,吐槽媒体,大展美式幽默。

    吐槽从甲型流感肆虐的墨西哥回来的希婆给他一个热情的贴面礼,吐槽他自己孩子因为从空军一号上拍照而被关禁闭,吐槽副总统和他家的第一狗一样横冲直撞的到处捣乱,自夸自己成为总统后做出的政绩。。。

    不得不说,身为美国的总统,必须懂得用智慧和幽默,来化解国际国内舞台上形形色色的尴尬场面,而奥观海所展现出来的教科书般的美式幽默,让整个晚宴欢笑不断。

    美国人爱讲幽默,事关政治。可以说,纵观美国历任总统,无一不是演讲能手、段子高手。不用说公认的奥观海,拉链顿了,就连不那么幽默的小飞鞋也在总统“岗位”上练就了好功夫。

    “。。。你们的工作是告知公众,追求真理。我们今晚聚会的这个时刻,我们国家和全世界正面对着非比寻常的挑战。对于新闻也也是真正艰难的时刻。

    像在这个全球化时代很多其它行业一样,你们已经看到了席卷的变化,科技和通讯,导致了对未来产生了一种不确定和焦虑感,全国各地都有非凡的,努力工作的记者们,在近些天,最近几星期,最近几个月丢了工作,我知道每一家报纸和媒体渠道,都在和如何应对这些变化奋斗着,有一些正在苦苦挣扎,保持运营,这不会容易,并不是每一个结局都是皆大欢喜,除非你们是安迪史密斯看上的报社。。。呵呵。”

    “哈哈。。。”

    奥观海调侃的自己都没忍住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更是引起了全场鼓掌和善意的哄笑,摄像机的镜头落在了因为调侃而失笑摇头的安迪脸上,伊凡娜更是笑的花枝乱颤,俏脸上写满了骄傲和幸福。

    这是全美都知道的梗,安迪史密斯一直都没有停止对报纸的收购,并且有好几家报纸都因此而受益良多,不过,最近沃伦巴菲特却公开唱衰报纸业,表明报纸业没有收购的价值,这让很多好事之徒认为这是安迪和巴菲特两人的敌对的有力证据云云。

    “呵呵。。。但是这也是事实。”

    呵呵。。。

    奥观海的话再次引起一阵轻笑,不过不少传媒业的人看向安迪史密斯的目光也充满了一丝希冀,毕竟传媒业确实不好过,能抱上新晋世界首富的大TUI,绝对是件做梦都会笑醒的大好事,要知道不差钱还对传统纸媒感兴趣的超级富豪,除了一个默多克,真的没什么人了。

    “。。。作为一个行业你们的最终成功,对于我们皿煮的成功是必可不少的,是它保障我们的体制运营,托马斯杰弗逊曾经说过,如果他必须在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和没有政府的报纸之间做出选择,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显然,托马斯从来不会和有线新闻台竞争。。。”

    伴随着宾客们的轻笑声,奥观海继续说道:“但是他的中心要点依存,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一个没有各种不屈不挠,充满生气的媒体的政府,不是美利坚合众国的选择。”

    啪啪——

    全场掌声雷动,奥观海环视一周,稍微停顿,继续说道:“so。。。安迪你还是多收购点报纸吧。”

    “哈哈哈。。。”

    第一千八百七十二章 接班就是接气-->>(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哈哈哈。。。”

    全场再次哄笑起来,安迪也只能再次摇头失笑,很多人对于奥观海连续那安迪调侃,并不吃惊,毕竟安迪和奥观海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

    虽然奥观海的话说的很好听,也很给传媒业界面子,但是终归只是满足了一下在场传媒业界人士的虚荣心,没有丝毫实质的帮助,而现实是,在接踵而至的负面经济消息中,不时夹杂着一些报纸因亏损不得不停止印刷改为网络媒体,甚至倒闭关门的新闻。

    美国《旧金山纪事报》,芝加哥论坛报等美国报业巨头都面临财政危机。这些报业集团都表示,它们可能要步丹佛和西雅图的城市日报的后尘,被迫关闭。与整体经济一样,美国纸质媒体的黄金时代俨然逝去。

    在这种紧迫的现实情况下,整个记者晚宴期间,美国传媒业精英们对于安迪史密斯的这位大金主,无疑是充满了各种希冀和想法,晚宴进行到后期,安迪身边就没有清静过。

    “报纸面临的挑战是多方面因素导致的结果,这些因素包括广告环境方面发生的改变。与此同时,经济衰退显然对所有传统媒体都造成了冲击。”安迪面对着美国报业协会的高级副总裁本内特,面色淡然的说道,“对于很多报纸来说,今后一年是最为关键的时期。或许,这期间肯定有一些报纸会不再存在。”

    对于安迪近乎有些冷酷的预言,本内特也是一脸苦涩的摇头苦笑承认道:“美国经济的衰退导致美国报纸的广告收入出现自从大萧条以来最大幅度的滑坡。今年第一季度,一些报纸的广告收入会下跌30%。

    美国报业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传统的广告商恢复广告支出。如果报纸连续3年,4年甚至5年出现15%到20%的收入下降,他们就会破产。没有哪一个行业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继续生存。

    我真心希望,如果经济开始稳定下来,报纸的广告收入也开始稳定下来。在削减成本之后,报纸可能会实现收支平衡,甚至出现盈利。但是目前这只是一种期望而已。”

    陪同本内特一同过来和安迪聊天的华盛顿邮报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唐纳德格雷厄姆听着两人的对话,面色也是微微一沉,不过很快掩饰住,内心中却也是同样苦涩无比。

    过去两年,与其他传统媒体一样,《华盛顿邮报》未能躲过金融海啸的冲击。

    与此同时,互联网崛起和数字技术变革,令传媒行业深度洗牌。随着读者和广告客户流失,广告收入的下降,此时的华盛顿邮报可以说是在苦苦支撑,今年仅仅第一个季度,华盛顿邮报就亏损了四千多万美元,更不用说去年的2亿多美元的亏损了。

    面对着巨额亏损,尽管在网络化方面做了种种努力,《华盛顿邮报》依然坚信教条,认为最好的战略就是吸引最多的读者,无论是否付费。但家族成员也逐渐意识到,他们对拯救这家报纸已经无能为力了,同时利益受损,也让家族内部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认为既然他们不能长期保住《华盛顿邮报》作为伟大报纸的地位,他们就去寻找能做到这一点的人。

    作为当家人,唐纳德格雷厄姆听到这种声音,自然是十分的愤怒和不满,但是他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扭亏为盈,无论是开源节流,还是大规模裁员,在纸媒衰落的大势之前,这些办法都不过是饮鸩止渴的一时之计,反而会不断的在自我削弱中,慢慢死去。

    看着至始至终都保持着从容淡定,丝毫不在意自己手中收购来的报纸造成的损失感到困扰和不满的安迪史密斯,唐纳德格雷厄姆不由的眸光闪烁。

    年轻,多金,又对报业如此的感兴趣,充满了旧时代富豪对报纸的情怀的安迪史密斯,或许真的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充当一回对抗那个土澳佬入侵的角色,最合适不过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