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第1142章 别样的风景

    刚建造好的青石小巷中,梧桐和寓言正靠墙站立,两人面对面,表情凝重,根本不像是在黑夜中幽会,倒像是在等待一个重要的时机。

    不远处的石墩上,红顶黑底的手提灯发出明亮的光线,将两人的身影拉长,营造出一种静谧的感觉。

    几声蝉鸣打破沉默。

    梧桐深吸一口气,开口对寓言说道:“我们现在正站在人造鬼镇当中,陈光,有一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无论人造鬼镇做得多么逼真,多么丰富,都不可能比得上《侥幸》中出现的鬼镇场景。”

    “为什么?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不成?”寓言歪了下头,眉毛微皱,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瞒你说,《侥幸》的场景是真实存在的鬼镇场景,里面有真正的鬼魂与各式各样的建筑,甚至电影开场时出现的人蛇都真正存在。”梧桐将鬼镇的消息告诉寓言,与其说是告诉,倒不如说是为了让一直监视他们的鬼魂听到。

    钱仓一的计划已经展开,梧桐加上寓言,一人是强观测对象,一人是弱观测对象,两人交流鬼镇的消息,十有八九能够将鬼魂引出。

    梧桐的技能能够自保,再加上人蛇的鳞片,完全不用担心危险。

    寓言的技能能够迅速逃离鬼魂怨力影响的区域,能够迅速脱离危险,即使发生意外,也有梧桐能够照应。

    虽然告知鬼镇这件事换成其余的演员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考虑到自身的安全以及预期的风险,交给梧桐和寓言两人来是风险最低的计划,低到可以是零。

    梧桐的话说完之后,两人的身影略微抖动了一下,即使是一直紧盯着影子的人,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两人没有再继续聊天,他们将注意力放在了周围,他们在等待鬼魂的攻击。

    一滴雨落在寓言的头上,他将右手放在头顶摸了摸,感受到了雨水的湿润,几秒钟后,淅淅沥沥的雨落在地面,将两人的衣服打湿。

    透明的身影在手提灯灯光的照射下,显出人形的轮廓。雨水从轮廓中穿过,落在突兀出现的半只绣花鞋内。

    夺命的鬼魂已经出现。

    寓言深吸一口气,感受到了空气的潮湿,他暂时没有离开。

    如果现在离开,鬼魂有可能会为了追杀他而跟着一起离开,这并非他想看见的情况,100米的距离的确能够脱离危险区域,但是依旧在人造鬼镇附近,鬼魂想要追上他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鬼魂的出现甚至让灯光都变得冰冷起来,让人心底忍不住渐生寒意。

    此时的人造鬼镇反而更加符合观众心中的鬼镇模样,残缺、破败、荒无人烟。

    寓言忍不住远离由雨水形成的人形轮廓,他的右脚后退一步,却不小心踩到了一朵淡黄色的不知名花朵,他低头看了一眼,内心有些奇怪。

    我记得这里明明没有花,而且按照原本的《侥幸2》剧情,工人在施工的时候也不可能会留一朵花在这种地方。

    他情不自禁咽了口唾沫,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次来灭口的鬼魂并非只有一个,除去已经离开人世的淋尸洞之外,其余的明星鬼魂都有可能,刚才半只绣花鞋贺志花已经出现在雨夜中,现在离奇出现的黄色花朵,如果没有意外,十有八九是迷梦胡为的怨力带来的影响。

    寓言心中咯噔一声,他想使用百米赛跑离开,奈何目前情况还不明朗,毕竟他还需要充当一个诱饵的作用,如同彭天对鹰眼的作用一样。

    “我说,还要多久?”寓言忍不住开口问道,他刚问完问题,接着开始咳嗽起来,“咳咳,怎么回事?已经生效了吗?”

    “根据彭高的说法,情况非常符合。我先试一试,你自己小心,我也不知道我的劝说究竟有没有用。”梧桐向由雨水构成的人形走去,她逐渐加快脚步。

    寓言努力憋气,他也左右看了一眼之后,选择跟在了梧桐的身后。

    他担心胡为会趁机对他下手,或者说胡为已经在对两人动手。

    “梦,总是与现实相反。”

    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寓言耳边响起,这声音不像影视剧中的恶鬼一样充满疯狂与扭曲的情感,反而能够让人听出话语中的释怀。

    “人们总是喜欢将无法做到但是又想要实现的事情称之为做梦。”

    “你在做梦吗?你认为自己能够活下来?”

    危机感将寓言笼罩,胡为的话配合贺志花怨力所带来的效果,让寓言喘不过气。

    噗的一声,一个大大的气泡从寓言的口中出现,气泡向前飞行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开始以极快的速度上升。

    寓言睁大双眼,他发现自己周围的空气正在逐渐变蓝,他向前走了一步,结果他的右脚并没有如他预计的一样踩在地上,因为他整个人开始飘了起来,下方的浮力将他推向天空,他飞了起来。

    唯一的问题是窒息的情况并没有任何改善。

    寓言想要叫住梧桐,可是他的周围仿佛已经被雨水填满,他一张口,嘴里就会被雨水填满,他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随着高度的逐渐提升,寓言感觉身体越来越难受,仿佛有一股力量在压迫他的身体。

    “你以为是升向天空的美梦,实际上是你坠入深渊的预兆。”

    胡为的话再次出现在寓言的耳中。

    寓言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看似是在上升,实际上却是在下沉,而胡为特意采用这种上下颠倒的方法,实际上是为了与贺志花的怨力进行配合。

    千江月说过的躲过的贺志花的方法是让自身上升,如同浮出水面一样,按理来说寓言上升的过程能够避开贺志花的怨力,然而,加上胡为的坠落梦境之后,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都是死局,而他只能在两种死法之间进行选择,决定自己怎样死。

    生死之间,寓言选择了使用百米赛跑进行脱离。

    技能使用之后,他的身体迅速移动,瞬间便来到了之前标识设置的地方。

    他趴在地上,双手撑地,雨水与汗水混合着从身上滴下,打湿地面茂密生长的杂草。

    这里距离人造鬼镇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并没有隔太远。

    第1142章 别样的风景-->>(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里距离人造鬼镇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并没有隔太远。

    寓言抬起头,前方,一条花路从人造鬼镇逐渐朝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延伸过来,迷梦胡为并没有放过寓言的打算。

    “有没有搞错?”寓言深吸一口气,接着从地上爬起,他现在必须为自己的生命在黑夜中夺命狂奔。

    另一边,梧桐已经将半只绣花鞋拿在手中,无论寓言遭遇的情况有多危急,对她而言都不存在,因为她的口袋中有人蛇的鳞片,怨鬼的怨力无法对她生效。

    她回头看向寓言原本站立的方向,却发现寓言已经离开。

    叮咚一声,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

    梧桐拿出手机,上面传来了钱仓一发来的消息。

    “胡为正在追杀陈光,你那边解决之后迅速过来,这里我们帮忙拖延时间。”

    “嗯。”梧桐回了条消息,接着她左右看了一眼,随后朝山上的方向跑去。

    根据千江月和江蓠之前逃生的方法,可以判断出将贺志花怨恨化解的方式与淋尸洞刘灯差不多,都是要向上才行,只不过刘灯是要爬出深洞,而贺志花是要让头浮出水面。

    一路上的杂草都在尝试锁住梧桐的脚步,当初能够将千江月两人限制在原地的杂草,此时却毫无作用。

    “很久以前,我思考过一个问题,究竟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我想了很久,都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每个时代的人都有烦恼,即使历史向前走一百年,向后走一百年,所有的人都会遭遇时运不济的烦恼。”

    “因此,我想,无论是时势占据优势,还是人力能够改变时势,我们要做的事情都不会变化,那就是突破现有时代的禁锢,将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变得更好,正是因为对明天充满希望,我们才愿意期待明天。”

    “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只是缺少了一点幸运,曾经的结果已经无法改变,但是你可以结束现在的这一切。”

    “贺志花的一生就此了结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过去的事情终究已经过去,你所担心的事情不会再发生,几十年的时间跨度已经让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不应该留恋过去,未来才是你所期待的彼岸。”

    因为要赶着去救寓言,所以梧桐奔跑起来。

    她刚才的一番话说完之后,身边的雨形成了一个具体的轮廓,原本模糊不清的面容变得更加清晰。

    齐肩的秀发,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樱桃小嘴,绣有荷花的衣服更衬托出她的美丽。

    出现在梧桐面前的贺志花与她在《侥幸》中出场的形象一模一样。

    雨,停了下来。

    梧桐停下脚步,她微微喘气。

    贺志花默默看着梧桐,微微鞠躬。

    柔和的白光从贺志花脚底亮起,接着开始上升,不一会,贺志花的下半身已经完全被白光所覆盖。

    “希望你也能够看到你所期待的明天。”贺志花向梧桐道了一声祝福。

    “谢谢。”梧桐回道。

    “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如果我们消失,那么侥幸纪念馆二楼中由我们的怨气形成的展览品也会一同消失,人蛇白练会发现你们的计划。”当柔和的白光逐渐覆盖贺志花的脖子的时候,她说出了一条非常重要的消息。

    梧桐没有回答,她必须抓紧时间将这一消息告诉钱仓一等人。

    编辑好的文本转化为数字01后通过附近的基站中转,再传递到钱仓一的手机上。

    很快,一个手绘的位置图传回到了梧桐的手机上,位置上标注着寓言所在的地点。

    梧桐将手机放回口袋,朝手绘位置图上标记的地方赶去。

    ……

    美丽的鲜花形成一个圈,将寓言围在中间。

    他逐渐平定自己的呼吸,现在他并不担心自己会无法逃脱,因为他早已经重新设置好标记,只要再次发动技能,他就能从胡为的攻击中暂时逃离。

    看似无敌的鬼魂,在钱仓一等人拿到人蛇的鳞片之后,已经逐渐褪去恐怖的外衣,但是反过来思考,一旦没有人蛇的鳞片,鬼魂所带来的恐怖将是无穷无尽,即使不算鬼镇之外的怨鬼与恶鬼,光凭鬼镇中的怨鬼,都能够让所有的演员死无葬身之地。

    无论是鹰眼散去淋尸洞刘灯的怨气还是梧桐散去半只绣花鞋贺志花的怨气,前提都是获得人蛇的鳞片,没有鳞片附身的时候,即使能够想到这种方法,也不会去贸然尝试,因为失败的结果是死亡。

    我就纳闷了,之前我在逸趣书屋遭遇鬼魂的时候,刘灯并没有跟着我出来啊!

    寓言在心中吐槽。

    无论是逸趣书屋的经历还是千江月、江蓠强行逼迫方子辰说出事实的经历,都是逃离一次之后,鬼魂都放弃追击,但是现在,胡为的表现完全不同。

    “你有梦想吗?”胡为单薄的身影出现在月光之下,周围盛开的花朵犹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胡为向寓言所在的方向走来。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寓言边说边后退。

    “你的梦想是什么?”胡为继续问道,仿佛没有听到寓言所说的话。

    “好吧,其实我一直梦想去一个充满美食的世界,在美食的世界中,我可以尽情地吃喝玩乐,不过我不希望是星际类的世界,大概是因为科幻片中这种类型电影展现出来的美食都是恶臭的虫子与不知名的糊状物质。”寓言走到了边缘。

    “你在梦中感受过坠落吗?”胡为继续问道,他向寓言伸出右手。

    “你在听我说话吗?”寓言问道,他现在非常无奈,钱仓一等人的确在帮助他,但是也不会就这样冲到胡为影响的范围内,因为这样毫无意义,所以现在钱仓一都在旁边围观,当寓言实在无法支撑的时候,他们才会入场救援。

    “当你跃出的那一刻,你才会真正感受到飞翔,那是无法言说的兴奋与喜悦。”胡为的眼神逐渐变得狠厉起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