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标签?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

首页> >

216章 时局变化(中)

    “……”

    “噢!”

    “集庆打下来了?”

    “改集庆为应天?准了!”

    摆在面前的是两份情报,是关于最近明教义军的动作,而眼下传到岳缘这里的是来自朱元璋的一份军情报告,尤其是在大都一战的时候,朱元璋的人察觉到了元军的情况,立时开始了进攻。

    而事实上也正是这样,在那一战中,元军的防御出现了松懈,好似他们有不少的军队正在往北进行调动。

    集庆之战,反倒是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困难,要轻松许多。

    将军有将军的事。

    战场上最忌讳不懂之人的胡乱插手。

    岳缘十分清楚这一点,对于下面的义军将领的军事行动,他只做壁上观,没有亲自下场的打算,除非是遇见常人无法解决的事情的时候,岳缘才会有真正下场的心思。

    军队对军队。

    高手对高手。

    与元军的战争是从上至下的整个连锁之战。

    比较起这个来,岳缘他需要更多的注意力却关注其他方面的事情。

    而且集庆一战出力最大的人并不是朱元璋,而是当做先锋的常遇春。在经过岳缘的一番教导过,常遇春比之过往更为的强大与可怕。在一众将领之中,可以说现在的常遇春已经是真正的万人敌了。

    手上的丈二红枪足以让对上常遇春的所有人都葬身在他的枪下。

    情报上尽是朱元璋对常遇春的夸奖之语,显然朱元璋非常清楚常遇春的背后是谁,因为当初给岳缘牵过马,更是受到了教主的亲自教导,随着对方的脾性而衍生出来的枪法简直是一团烈火。

    遇物则焚。

    这便是现在的常遇春。

    义气。

    骄狂。

    霸道。

    狠辣。

    加上当初围剿教中青龙会残余人物时候的分歧,使得常遇春与朱元璋和徐达等人之间已经有了小小的矛盾。

    看看朱元璋给出的情报,对常遇春那是大加夸赞,而对比常遇春送上的信上,他则是对自己的能耐毫不掩饰,不仅如此,还在信中讲述到了最近朱元璋似乎是接触某些有心人。

    他见到了佛门中的人。

    除此之外,常遇春还说道了除去明教的义军中,天下间还出现了另外一股势力颇为庞大的义军,义军首领名叫陈友谅,与丐帮的关系十分密切。而且,在信中常遇春直接点出了心头的疑惑,那便是这股义军聚集的速度实在是太过快速了,钱粮不缺,就好似他们打仗并不需要为后勤担心似的。

    这一对比,岳缘便见到朱元璋和常遇春的不同之处。

    常遇春那是如火一般的脾气,朱元璋则是能够隐忍很多。

    “对了!”

    “他这样下去绝对讨不了好,火气太盛终究会伤己。”

    “那套武功……”

    “他练得太急了。”

    放下信,岳缘看着正在为一旁捣药要为自己手上伤势准备的胡青牛,吩咐道:“对了,之前背上前我让你派遣过去帮常遇春的人去了吗?”

    “回主上,已经派去了!”

    岳缘的变化胡青牛自然也是瞧在了眼里,自大都重回光明顶后,明教高层都发现了这一变化,更为确切的说是岳缘根本没有隐藏的想法。少了一份高深莫测,神威如狱,而是多了一份人味。

    这让不少人心中一直高升的压力舒缓了不少。

    216章 时局变化(中)-->>(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让不少人心中一直高升的压力舒缓了不少。

    尤其是自岳缘空降明教强行拿到教主之位后,不管他们是否真的心服口服,那么高高在上的压力一直都在。

    现在。

    高压消散了不少,让一众高层心中也放松了不少。

    对于身为仆人的胡青牛夫妇来说,他们非常清楚在教中,尤其是在他们研究三尸脑神丸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夫妻两人恐怕结局不会怎么好。人之求存,他们自然是也需要同伴。

    而这同伴的选择,曾经为教主牵过马,受到过教导的常遇春便是最佳的对象。

    因为岳缘的缘故,使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变得颇为不同。

    “噢?”

    “派去了吗?让他在朱元璋身边就好了,不需要到常遇春那里。”岳缘随口问道。

    在听到问话后,胡青牛立时回答道:“派去的人算是我同族之人,有亲戚关系,是一个有才华很不错的年轻人,可以值得信任。”

    胡青牛闻言认真的保证道。

    自家族人,那便是最大的信任。

    比较起其他的人来说,还是同姓的家族中人最为可怕。

    旁人都道胡青牛乃是神医,与自己妻子王难姑十分奇怪,但这并不代表在明教中就没有其他的熟悉之人,在明教里就没有自己的家族中人。

    要知道很多时候,教派中人都是拖家带口,甚至全族。

    岳缘没有询问派出去的这个人是谁,他也不需要知道,这种类似卧底的方式越少人知道越好。

    再说胡青牛夫妇研究三尸脑神丸从某方面来说已经算是犯了大忌,对于夫妻两人的忠心不需要怀疑,哪怕是在他们夫妻两人开始研究其他的药物来,岳缘也没有做任何的阻拦。

    没问。

    就代表着信任。

    虽然夫妻两人现在察觉到了岳缘身上的变化,但对于两人来说身份关系并没有什么不同,除去在以前不敢有丝毫的意见外,现在的夫妻两人倒是多了一点可以提意见的勇气了。

    胡青牛派出去的人是自己的亲族,才华很是非常。

    比较起教中不少只知道武功高低的家伙要更为的靠谱,主上的江山还真不能依靠这群不靠谱的高手。

    所以他的这个亲族算是一个安排。

    不仅如此,胡青牛还让这亲族带上了不少的药物,其中有着不少的三尸脑神丸的完成品。

    这个派去到朱元璋身边的年轻人有着一个很庸俗的名字。

    他叫胡惟庸。

    ……

    集庆,大营。

    主帅大帐。

    马大脚与李莫愁两人聊得很是开心,尤其是在育儿方面各有经验,而朱元璋则是在角落里战战兢兢,为此他还专门叫了军中最好的厨子做好酒菜来好好的招待人家。

    本来她是不怎么想吃的,可在热情似火的马大脚邀请下,却也不忍对方的招待,浅浅的吃了几口,而她更多的注意力还是在被马大脚抱在怀里的小孩子那希冀的眼神所感染。

    浅酌几口小酒。

    在夹上一筷子菜肴入口的那一刹那,李莫愁的神情已然变了。

    “咦?”

    “这个味道!”

    曾经精研五毒秘传的李莫愁只凭入嘴的那一点味道的不妥,立即察觉出了问题:“这菜有毒!”

    放下手上筷子,这一刻,李莫愁再次杀意遍身,化作了手染鲜血的赤练仙子。

1